首页 | 葡京正规平台 | 资讯 | 企业 | 信息化 | 学术 | 供求
首页 >> 学术研究 >> 企业案例 >> 物流信息化 >> 内容

杭州快驰科技有限公司:快货运同城智能配送管理系统
字号:T|T 2016年08月11日08:26     中国物流与采购网
  • 杭州快驰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现有员工200余名。公司主营软件开发等业务,主要产品为快货运APP。

一、应用企业简况

杭州快驰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现有员工200余名。公司主营软件开发等业务,主要产品为快货运APP。

2015年4月,快货运APP快货运同城智能配送管理系统(包含司机端、货主端)正式上线运营,取得了良好的社会价值。

快货运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运力管理交易平台,用户锁定中国80万中小专线,致力于让各种运力的需求者和供给者在快货运平台上迅速匹配,并达成高效的交易、支付及管理,提升行业时效,降低双方成本。

二、企业在实施信息化之前存在的问题

2014年全国公路运输费用约4.2万亿,其中快递占了3500亿,其余都是货运物流。目前承担这90%以上货物运输的主力军是80万家中小物流企业。

然而,尽管中国专线企业数量规模庞大,但呈散小乱差特征,即“个体分布散、企业规模小、竞争秩序乱、盈利能力差”。同时,专线互联网化程度低、标准化程度低、区域网络不完善造成了很多行业问题。例如,收货时间长,效率低下;配送找车成本高;服务质量差、货物安全没有保障等,严重影响了整体货运物流行业健康快速发展。

一票零担货物的整个过程涉及操作有:同城配送车货交易2次,专线之间货物中转交易1次,货物装卸4次。然而,6天中,这这套沙发长途运输路上的时间仅10小时,同城配送路仅上3小时,而大部分时间是货物等待拼满长途卡车和等待同城配送的时间。这些操作之前大都通过电话和当面的形式达成,特点是时间长、成本高、可选择性少。

三、信息化进程的主要困难和解决措施:

3.1主要困难

针对以上禁锢货运物流行业转型发展但多年来一直未能被有效解决的顽疾,我们分析认为主要困难在于:

主体高度分散。作为运输工具的1700万同城货车,90%以上为私人拥有。

信息严重不对称。运力与货物匹配效率低下,80%以上同城货车、长途卡车的等待、半载、空返现象严重,有效行驶时间短,资源闲置和浪费严重。

交易非常不标准。各货运交易环节高度依赖地理位置和熟人,以当面和电话交易为主,价格不标准,须多次讨价还价,支付方式原始。

由于没有标准化的支撑,现在的运输过程就像是农贸市场买菜,看颜值、论品质、讨价还价、处理各种顾虑、寻求各种保障——如此冗长的交易过程,怎会有高效率?

 

决定运力价格的参数众多,如运送距离、交通高峰、时间、货物体积、是否有拼货、是否有返货、车辆是否有通行证等。这些都有可能改变运力价格,这使运力交易成为了一个特别不容易被标准化的过程。不标准意味着每次都需讨价还价、支付方式不标准等,这都会降低运力交易的达成的时效,提高运力交易成本,并严重限制交易对手的选择范围。

信息不对称还导致运力等待、空驶和半载等无效时间大大增多,这使运力需要在每次接单时收取更高的单价才能弥补其成本和预期利润,从而抬高了运力的交易价格,也推高了整个链条的价格。

可见,市场主体分散程度高、信息不对称程度强、交易标准化程度低,是中国运力交易的问题症结所在。

正是由于以上困难长期存在,且久攻不克,造成货运行业成为了目前中国最不互联网化的行业。尤其在同城配送领域,最后一公里问题始终是货运行业最难解决的一个环节,阻碍了整个行业的全面转型发展。

而这些长期存在的问题,恰恰是互联网+技术最擅长解决的问题。针对货运行业同城配送环节存在的难题,快货运研发了推出了同城智能配送管理系统,应用“货运众包,运能共享”新理念,借助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解决货运难题。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货车司机手中的智能手机变成测量终端,让运力能被标准度量,标准化则是高效交易的前提。互联网时代阿里巴巴通过对商品的属性进行标准设置,借助网络的力量实现商品的高效交易。

移动互联网时代,借助智能手机的GPS、触摸屏等传感器和技术,通过司机端的手机APP方便的获得所有车辆的即时位置与载货状态,可对可售运力进行实时的标准度量,提供了运力的高效交易的基础。

在组织管理上打破了传统的层级架构,司机可通过移动互联网的连接直接与运力需求方产生交易关系,而不需要原有组织的担保、管理等功能。这样,移动互联网实现了让运力众包,让运力组织化变弱,社会化程度大幅度提升。

3.2解决措施:

1、高度自动化的匹配和集约系统。运力的标准化程度低,意味着许多匹配和交易过程需要人工干预,会降低匹配和交易效率,加重公司成本。快货运以尽可能实现自动化交易为重要的产品设计理念,专注打磨基于大数据和模型技术的匹配和集约系统,减少人工干预。这为快货运未来实现快速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一组APP(货主端和司机端),多个参与方无缝连接,实现多种不同类型的运力交易,流量可复用。已经成熟的快货运同城配送模块聚集了专线和同城货车两类用户。随着快货运对更多运力交易环节的标准化,之前环节积累的流量就可实现低成本再应用。

 

通过快货运同城智能配送管理系统,使用快货运APP货主端的专线将货运需求信息可以十分简便地提交给平台,信息被即时推送给附近的货车司机。使用快货运APP司机端,车主可以轻松获得平台上大量需求信息,并根据自身位置和车载状况抢单,线上匹配即可达成。抢单成功后,司机根据手机地图定位和自动导航找到货物所在地,在货物完成装载后运送至目的地。专线确认货物运送到位,点击APP即可支付运费,完成交易。

同时,快货运为拥有大量自有车辆的大中型物流公司提供了一套高效透明的同城车队提效方案,帮助公司通过对自有车辆的透明化管理,以提高车队运输效率,降低运输成本。

 

四、信息化主要效益分析和评估:

1、快货运为货主提供了很大的价值。借助快货运,专线企业可以提升自身货运时效,实现运输全程可视,改善司机服务,降低货运安全隐患,从而多方位提升专线服务水平。专线企业使用快货运可节约同城配送运输成本20%-25%,许多用户月省过万元。

 

2、快货运合作司机的收入得到了极大的提升。通过高频、往返和集约的智能匹配系统,快货运降低货车等待、空驶、半载和闲置。截至2015年10月份,武汉快货运司机超过200人月收入超过1万元。其中,月收入2万元以上的达83人。

3、同时,快货运平台还带来了极大的社会价值。在2015年8月,快货运平台仅为武汉一个城市就减少无效进城货车约12000车次,单月减少碳排放约2600吨,减少了大货车无效进城和空驶带来的路面损伤、交通拥堵及尾气排放。快货运的城市货运大数据能为交通管理和运输管理部门提供良好的参考。快货运平台形成“运力池”还能为城市重大事故和灾难提供应急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