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葡京正规平台 | 资讯 | 企业 | 信息化 | 学术 | 供求
首页 >> 学术研究 >> 论文荟萃 >> 配送与连锁 >> 内容

政策出台影响快递调价,调个价为啥这么难?
字号:T|T 2017年10月30日10:57     快递驿站
  • 近两天快递圈最受关注的新闻应该是北京市发改委出台的一个文件——《北京市快递业价格行为规则》(试行)。据媒体报道,这是全国首个针对快递行业的价格行为规则,共有17条对快递行业的价格行为做出明确规范和要求。

近两天快递圈最受关注的新闻应该是北京市发改委出台的一个文件——《北京市快递业价格行为规则》(试行)。据媒体报道,这是全国首个针对快递行业的价格行为规则,共有17条对快递行业的价格行为做出明确规范和要求。

 

根据这一规则文件,快递业的价格实行市场调节价,由经营企业自主定价。但《规则》同时又对快递业价格提出了“十二不准”,向价格欺诈、串通涨价和价格垄断等行为说“不”。

 

先来看看“12不准”都是什么——

 

北京快递经营企业“12不准”

 

规则要求,快递业经营企业不得有下列12种行为——

 

一、未在经营场所醒目位置公示服务项目和服务价格等内容;

 

二、在标价之外加价出售商品,收取未予标明的费用;

 

三、对同一商品或者服务;在同一经营场所使用两种不同标价方式;以低价招徕顾客并以高价进行结算的;

 

四、开展价格促销活动时,相关促销内容、促销商品价格附加条件及其他相关限制条件不标示或者含糊标示的;

 

五、开展价格促销活动时,使用虚假的或者欺骗性、误导性的语言、文字、图片、计量单位等标价方式,虚构原价、虚构降价原因、虚假优惠折扣,诱导消费者消费的;

 

六、捏造、散步涨价信息,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的;

 

七、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损害其他经营企业或者消费者合法权益的;

 

八、捏造和散布涨价信息,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的;

 

九、具有竞争关系的快递业经营企业达成、实施价格垄断协议;

 

十、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企业滥用支配地位,排除、限制价格竞争;

 

十一、为了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扰乱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损害国家利益或者其他经营企业的合法权益;

 

十二、其他违反价格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违法行为。

 

北京市发改委价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违反本规则相关要求的,价格主管部门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规章进行处理。

 

作为首都,北京出台的相关文件还是有很强的示范和参考性,当然很重要。但对于上述“十二不准”的内容,老鬼想说的是:这个规定的普适性更强,也就是说,不只是快递业,如果把它们套用在其他行业(尤其服务业),同样适用。

 

站在这个角度,“十二不准”其实是在给快递公司提醒,或者说打预防针:调价可以,但前提是要充分遵循市场规律和公平竞争以及保障消费者知情权,禁止搞价格欺诈、价格垄断、串通涨价等行为。

 

快递调价为什么这样难?

 

今年上半年,媒体曾轮番圆通、申通、中通、韵达、百世、天天等六大快递将“涨派费”的消息(在原有基础上上调0.15元/票);国庆小长假后,中通韵达又先后发公告宣布调价。每一次有类似的报道和消息流出,都会引起人们对涨价转嫁消费者、搞价格垄断的担忧。

 

管理部门“未雨绸缪”自然无可厚非,我们也举双手赞成。问题是——

 

快递公司,尤其是以通达和百世天天等为代表加盟制快递,不论是涨派费,还是调价格,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很难真正落到实处。快递调价,为啥就这么难?

 

老鬼想到了三个原因(仅限于加盟体制快递),欢迎拍砖。

 

1、价格机制的“困扰”

 

早前的文章我们曾提到过,当前加盟制快递的价格机制是层层传导式的,跟直营式的“一价到底”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加盟模式下,总部价格主要面向加盟商,比如面单费和中间费用类,并不是对着消费者的终端服务价格。总部的费用结算也是与加盟商之间完成,而非和终端消费者的“面对面交易”。

 

在这种传导式的价格机制下,总部能够调控的价格杠杆实际上只有“中间费”而非“末端服务费”。也就是说,总部施加的间接杠杆是利益引导,并不是强制性涨价令。基层和一线网点会根据当地市场行情和自身盈利状况灵活调整。

 

“让听得见炮声的人决策”——用任正非说过的这句管理名言来阐释加盟制快递的定价机制,倒是再合适不过。遗憾的是,跟华为体系下的“同仇敌忾”相去甚远,加盟制快递的基层网点们却倍感“困扰”,因为他们听得见炮声却无法根据市场反应和一线需求调价,尤其是涨价。

 

快递调价,决定权在末端。可悲的是降价没人管,涨价招人嫌。

 

我们并不是说这种价格机制不好。加盟制快递之所以能够涌现出通达和百世这样的巨头,这种贴近市场、能够根据需求进行快速反应和决策的价格机制功不可没。

 

我们想说的是,任何一种商业模式都有其局限性,传导式价格机制以低价换取规模和效益的做法成就了通达系快递的黄金十年,但同时也造成了现在末端利润触底、惨淡经营的困局。

 

2、产品同质的“束缚”

 

导致基层网点在调价执行上“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另一个原因是产品和服务的同质。同质产品下最有效的竞争手段就是低价,低价造成的微利又使得基层网点难以保证足够的投入来改善服务、升级产品。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同质-低价-无力改善服务-低价”的怪圈和死循环。

 

更要命的是,因为产品和服务同质,只要有一家调价,市场就会出现“此涨彼伏”的连锁反应。迫于市场压力,其他几家竞争对手也只能“跟涨或跟跌”。一旦“跟涨或跟跌”又易给公众造成“联合调价”的印象,从而引来监管部门的关注。弄清楚了这个逻辑,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中通调价、韵达跟进后,圆通却“出尔反尔”了。

 

当然,产品同质情况下通过低价带来的规模效应对总部总是有利的。因为不是人财物直属的直营关系,总部和大的加盟商在这个过程中通过规模效应换取了丰厚的回报和利润。然彼一时,此一时。几家大的快递总部靠规模效应积累了大量的资金,而且都已经完成上市。当“造血机”由基层网点供养转变为资本和股市支撑的时候,加盟制快递总部必须要考虑、而且必须要拿出实际行动来反哺基层网点了。

 

总部反哺基层网点的表现之一就是拓展和丰富产品结构,只有摆脱同质带来的“束缚”,才能逐渐走向良性循环。

 

3、电商绑架的“无奈”

 

上面我们讲产品同质,背后就是通达系等快递的深度电商依赖症。电商在几家大的快递公司中的业务占比基本上都超过50%甚至更多。客户一旦大到这种程度,就真的是“上帝”了。上帝说价格不能涨,你涨一下试试?

 

这种依赖症传递到末端就是:基层网点在总部的严考核与同业竞争的双重压力下,被电商彻底绑死。不但被绑死,很多平台上的电商卖家甚至早就打起了快递的主意,靠包邮等赚取“快递差价”的玩法早已不是新闻。

 

说到调价,早在2014年的时候,重庆几家快递曾有过一次“壮举”,但很快就被网商们组团灭掉了——

 

稍有风吹草动,网商客户们就组团“哭穷”,然后相关部门迅速介入。快递能怎么办?想要吃这碗饭,不管受多大委屈,都得端着。

 

总结一下: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价格(低价)、产品(同质)和电商(依赖)这组“铁三角”撑起了当下加盟制快递的辉煌,但也有可能成为阻碍其未来发展的桎梏。备受关注的“调价风波”只是病灶而非病因,想要根治,就得重构甚至打破这个“铁三角”。